原创沃土 捉鬼(小说)

更新时间:2019-06-19

  城里来了位老师,脸上长着麻子。他一上课就对我们介绍自己:“我姓张,一张脸的张,大家是不是看到我这张脸了,看到什么了?”同学们没人说话,埋头窃笑。

  “这可是满天月球坑!告诉你们,你们如果能好好学习,不负光阴,老师脸上的坑就一个个填平!”

  我们私下叫他麻老师。他的课,我们都喜欢上,他讲课可好玩了,不是捉只麻雀给我们讲鸟为什么会飞,就是捉个知了讲蝉鸣从哪儿发出的。这天,麻老师布置了作业:捉虫子!看谁捉得虫子多!

  放学后,吃过饭,我就叫上萍去捉虫子。萍从她妈工作的医院拿了个瓶子,我们捉的虫子都装进瓶子里。我们捉了蚂蚁、硬壳虫,还捅到了蜂窝,捉了只黄蜂。我的脸被黄蜂蜇了,疼得哭了,娘将大蒜捣烂,往我脸上擦:“啥老师,不好好教书,光叫娃捉虫子,这捉虫子有啥学问?”

  萍要带我去医院,我不去,我被蜂蜇过好多次,没事的。可是,萍拉住我,非让我去,到了医院萍的妈给我抹了药水。

  第二天上课,本以为我们捉得虫子多、有特色,谁承想,同学们捉得比我们的还多。蛤蟆、蚯蚓、蛐蛐、蝈蝈,啥都有。峰还捉了好多猪身上的虱子和狗身上的跳蚤。

  麻老师看了哈哈大笑,说:“还是农村的学生见识广,城里的学生谁见过虱子和跳蚤。”

  真恶心,看了虱子和跳蚤,人身上都痒。看我的,我要捉到你们想不到的虫子——我想起大坟上夜里飞的萤火虫了。

  “萤火虫是鬼火,只有坟头上才有!”在我很小时,我娘就这样对我说的。一到夏天,大坟头那儿萤火虫成群地飞舞,闪晶晶的,像流动的星星。

  在我们村的田地里有不少大坟,听我爹说,这里面埋的不是皇帝就是娘娘。我只是放羊上过大坟头,还在坟头拣回过老瓦楞子,几十年后,我拣的瓦楞子被人说成是文物,有人出大价钱买呢!

  快到大坟时,萍有点害怕了:“会不会遇到鬼?”我一听萍这样说,心也“咚咚”直跳,眼睛往大坟四周看。大坟四周还有不少小坟,埋的都是附近村里的死人。这些人,想借大坟的风水,让自己家也出个皇上、娘娘的。如果真能沾上皇上家风水的光,我们村也会出现几个大官了。秋芒他爷、二忠他娘、狗尾巴的爷,还有好多好多我没见过的人,死了以后都将坟紧靠在大坟边,现在这里的坟挤得一个连一个。可是别说我们村,就是全乡,还没出现过一个又大又威风的官。

  大坟像座山,感觉不到里面埋有死人。我突然看见一个新坟,上边插满了白旗花圈,风一刮“哗哗”响。这不是我们村的,我们村最近没有死人。看着新坟,想着坟里埋着刚死的人,我怕了。萍也看到了新坟,她吓得往我身边躲藏。我本来已经很害怕了,但见萍躲在我身后,我却有些不怕了。我想,面对新鬼,只有我能保护萍。

  “不怕!”我说,“我是个男娃,怕啥鬼?”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害怕起来。我就想起娘说的鬼的样子了:一身白衣服,披着长长的头发,吐着长长的舌头。

  还上去不?萍问我,我本想说不去了,可话出口却成了上,有啥不敢的。我知道,我这样是为着不让萍小瞧我,我是个男娃,不能怕鬼!

  上到大坟的半腰处,我们就看到了飞舞着的萤火虫,晶亮晶亮的,它让黑夜泛出了一片银灰的光。小娃,玩心大,一见到萤火虫,我们忘记了害怕,一心捉起萤火虫。我举着纱布做的网子,扑向飞舞的萤火虫,我捉了,萍接过放入瓶子,没过多久,萍手中的玻璃瓶装满了萤火虫,她兴奋地挥着手中的瓶子,像挥动着一个闪光的灯芯。

  “咱们回去吧?”我说,萍点点头,看得出,她还没捉够萤火虫。我说下次再来。

  正当我们下大坟时,突然“咚咚”一阵沉闷的声音从大坟里传了出来。寂静的黑夜,这声音让人听得真真切切。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我们顺着声音望去,看到大坟里露出一道微弱的光。鬼火!有个黑影子在里面晃动。

  鬼呀!我与萍吓得大叫着便往大坟下跑去。萍跌倒了,手里的瓶子也摔在地上,瓶子里的萤火虫一下子都飞了出来。在我回头拉萍的瞬间,看到大坟里的黑影也跑了出来,还不止一个。

  没过几天,县公安局的人来到学校,表扬我们,说:因为我们,公安局及时查获了一处盗墓洞,已经将盗墓洞填了。公安说,他们正在抓盗墓的人。

  村里最年长的余三爷知道后大骂盗墓贼:“这是汉王墓,是咱祖先的坟,刨祖宗的坟,缺德!”夜明珠开奖网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